OK家园 - 修心交友

 找回密码
 申请入住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5|回复: 0

孙不二女功内丹次第诗注(上) 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33

好友

865

积分

指导老师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0 个
棒棒糖
2413 个
铜币
1997 个
贡献
5 点
帖子
340
积分
865
威望
4 点
阅读权限
80
发表于 2017-11-17 17:44:22 |显示全部楼层
孙不二女功内丹次第诗注(上):斩赤龙秘诀乳房是关键?

第一,收心(男女同)
吾身未有日,一气已先存,似玉磨逾润,如金炼岂昏。
扫空生灭海,固守总持门,半黍虚灵处,融融火候温。

吾人未有此身,先有此气。谭子化书云:虚化神,神化气,气化血,血化形,形化婴,婴化童.童化少,少化壮,壮化老,老化死,此言顺则成人;若达道之士,能逆而行之,使血化气,气化神,神化虚,则成仙矣。一气者,即先天阴阳未判之气。至于分阴分阳,两仪既立,则不得名为一气。儒家云“其为物不二,则其生物不测”,亦指先天一气而言。老子之得一,即得此一气也。此中有实在功夫,非空谈可以了事。

丹家常有玉池金鼎,玉兔金乌,玉液金液种种名目。大凡言阴,言神,言文火者,则以玉拟之;言阳,言气,言武火者,则以金拟之,意谓玉有温和之德,金:肓坚刚之象也,然也偶有例外。

生灭海,即吾人之念头,刹那之间杂念无端而生,忽起忽灭,莫能定止。念起是生,念灭为死,一日之内万死万生,轮回即在目前,何须待证于身后。然欲扫空此念.谈何容易,惟有用法使念头归一耳。其法如何,即固守总持门也。总持门者,老,名为玄牝之门,即后世道家所谓玄关一窍。张紫阳云:此窍非凡窍,乾坤共合成,名为神气穴,内有坎离精。质而言之,不过一阴一阳一神一气而已。能使阴阳相合,神气相搏,则玄关之体己立。虽说初下手要除妄念,然决不是专在念头上做工夫。若一切不依,一切不想,其弊必至,毫无效果,令人失望灰心,是宜熟思而明辩也。

半黍者,言凝神入气穴时,神在气中,气包神外,退藏于密,其用至微至细,故以半黍喻之。虚者不滞于迹象,灵者不堕于昏沉。杂念不可起,念起则火燥,真意不可散,意散则火寒。必如老子所云“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’,方合乎中道。融融者,调和适宜。温者,不寒不燥也。此诗二旬言守玄关时之真实下手工夫,维妙维肖,然决不是是执着人身某一处部位而死守之,切勿误会。若初学者死守一处,不知变通,将来必得怪病

第二、养气(男女同)
本是无为始,何期落后天,一声才出口,三寸已司权。
况被尘劳耗,那堪疾病缠.于肥能益母,休道不回旋。

后天之功。吾人当未生之初,本是浑元一气,无名无形,不觉而陷入于胎中,于是有身。既已有身,而大患随之矣。

婴儿在胎仪有胎息,鼻不呼吸,及至初出胎时,大哭一声,而外界之空气乘隙自鼻而入,于是后天呼吸遂操吾人生命之权。其始也,吸入之气长,呼出之气短,而身体日壮。其继也,呼吸长短平均,身体之发育,及此而止。到中年以后,呼出之气渐长,吸入之气渐短,而身体口衰。临终时,仅有呼出之机,而无吸入之机,鼻息一停,命根遂断。三寸者,指呼吸而言。

上言人身生死之常理,此言人之自贼其身也。色声香味触法,是名六尘。劳心劳力,皆谓之劳。吾人自然之寿命,本为甚短,纵不加以戕贼,在今世亦甚少能过百岁者。况尘劳与疾病,皆足以伤竭人之元气,使不得尽其天年,故多有寿命未终而中途夭折者(或问:六尘之说,乃释氏语,何故引以注丹经?答日:非我之咎,原诗已喜用佛家名词,如“生灭”,如“真如”,如“舍利子’等,皆非道家所本有者,不引佛典,何能作注)。

子者后天气,母者先天气。后天气,丹道喻之为水.先天气,丹道喻之为金。按五行之说,金能生水,是先天变为后天也。丹道重在逆转造化,使水反生金,是由后天返还先天也。昔人谓为九转还丹,九乃阳数之极,又为金之成数,故曰九还,非限定转九次次也。先天难于捉摸,必从后天工夫下手,方可返到先天。后天气培养充足,则先天气自然发生,故日子肥能益母。回旋者,即返还逆转之谓。

第三、行功(末二句女子独用)
敛息凝神处,东方生气来,万缘都不著,一气复归台。
阴象宜前降,阳光许后栽。山头并海底,雨过一声雷。

敛息者,呼吸之气蛰藏而不动也。凝神者,虚灵之神凝定而不散也。东方者,日出之位。生气者,对于死气而言.古之修炼家行吐纳之功者,大概于寅卯二时,面对东方,招摄空中生气入于吾身,借其势力而驱出身内停蓄之死气。上乘丹法,虽不限定时间与方所,然总宜在山林清静之区,日暖风和之候,则身中效验随做随来,如立竿见影。果能常常凝神敛息,酝酿薰蒸,不久即可由造化窟中采取先天一气。孔于云:先天而天勿违,天且勿违而况人乎,况于鬼神乎。此段作用,乃真实工夫,非空谈,亦非理想,惟证方知。若问息如何敛,神如何凝,处在何处,来从何来?既非片语能明,且笔墨亦难宜达,须经多次辩论,多次实验,又要学者夙具慧根。苦心孤诣,方可入门。若一一写在纸上,反令活法变成死法,世人性情不同,体质各异,学此死法,适足致疾,非徒无益,而又害之,将何取耶。

昔人云,修道者,须谢绝万缘,坚持一念,使此心寂寂如死,而后可以不死,使此气绵绵不停,而后可以长停。台者何?
灵台也,灵台者性也。一气者命也。命采归性,即是还丹。张紫阳真人云:修炼至此,泥丸风生,绛宫月明,丹田火炽,谷海波橙,夹脊如车轮,四肢如山石,毛窍如浴之方起,骨脉如睡之正-酣,精神如夫妇之欢合,魂魄如子母之留恋,此乃真境界,非譬喻也。以上所云,可谓形容极致.

阳火阴符之运用,虽出于自然,但人工亦有默化潜移之力,不可不知。自尾闾升上泥丸,乃在背脊一路,名为进阳火。自泥丸降下气海,乃在胸前一路,名为退阴符。以升为进,以降为退。又凡后升之时,身中自觉热气蒸腾,及至前降之时,则热气已渐渐冷静,此以热气盛为进阳火,热气平为退阴符,二解虽义有不同,理则一贯。此中有许多奥妙,应当研究。

吕纯阳真人步蜡宫词云:地雷震动山头雨。《百字碑》 云:阴阳生反覆,普化一声雷。邵康节先生诗云,忽然夜半 一声雷,万户千门次第开。钟离真人云;达人采得先天气, 一夜雷声不暂停。彭鹤林先生云:九华天上人知得,一夜风 雷撼万山。丹经言雷者甚多,不可殚述,其源皆出于《周 易》地雷复一卦。其实,则喻先天一气积蓄既久,势力雄厚,应机发动之现象耳。真气之来也,周身关窍齐开,耳闻风声,脑后震动,眼中闪光,鼻中抽掣,种种景象,宜予知之,方免临时惊慌失措。然女工修炼,欲求到此地步,必在月经断绝之后,而孙诗所云,乃在斩龙之前,恐堆得此效,大约此处所谓雷者,不过言行过之时,血海中有气上冲于两乳耳。此气发生,丹家名为活子时。山头,喻两乳及膻中部位,海底,喻子宫血海部位。雨,喻阴气。雷,喻阳气。

第四、斩龙(女子独用)
静极能生动,阴阳相与模.风中擒玉虎,月里捉金乌。
着眼絪蕴候,留心顺逆途,鹊桥重过处,丹气复归炉。

龙者,女子之月经也。斩龙者,用法炼断月经,使永远不复再行也。若问月经何以名龙?则自唐朝以后,至于今存于其间.哲可不必详解。若问女子修道,何故要先断月经?此则神仙家独得之传授,无上之玄机,非世界各种宗教、各种哲学,各种生理卫生学所能比拟.女子修炼与男子不同者,即在于此,女子成功较男子更速者,亦在于此。若离开此道,别寻门路,决无成仙之希望。倘今生不能修成仙体,束手待毙,强谓死后如何证果,如何解脱,此乃自欺欺入之谈,切不可信。或者谓既是月经为修道之累,必须炼断,则老年妇人月经天然断绝者,岂不省却许多工夫,其成就当比少年者更易。不知若彼童女月经未行者,果生有夙慧,悟彻玄功,成就自然更易。一到老年,月经乾枯,生机缺乏,与童女有霄壤之殊,何能一概而论。法要无中生有,使老年天癸已绝者,复有通行之象,然后再以有还无.按照少年女子修炼成规,渐渐依次而斩之.斯为更准,岂云更易。所以古德劝人添油宜及早,接命莫教迟。

静极则动,动极则静,阳极则阴,阴极则阳,乃理气自然之循环,无足怪者。《道德经》第十五章云,执能浊以静之徐清,执能安以久动之徐生。上句言,人能静,则身中浊气渐化为清气。下旬言,静之既久,则身中又渐生动机矣。《道德经》第十六章云:‘致虚极,守静笃,万物并作,吾以观复。”
上二句言静极,下二句言生动。复.即复卦之复。阴象静,阳象动,五阴之下,一阳来复,即言静极生动也。模者,模范,所以成物。相与模者,盖盲阴阳互根,彼此互相成就而不可离之意。

风者人之木。凡言铅,言金,言虎,都是一物,不过比喻人身中极静而动之先天阳气而言.月有二义。若言性功者,则当一念不生时谓之月,谓其清净无瑕,弧明独照也。若育命功,则当先天阳气发动时亦谓之月。譬如晦朔弦望,轮转不忒也。金乌即日之代名词。日即离,离即火,火即汞,汞即神也。当采取先天气之时,须借后天气以为枢纽,故曰风中擒玉虎。

玉字表其温和之状。石杏林真人曰“万籁风韧起,干山月乍圆”,正是此景。丹道有风必有火,气动神必应,故吕纯阳真
入云,铅亦生,汞也生,生汞生铅一处烹。铅与月,喻阳气,汞与金乌,喻阴神。阳气发生,阴神必同时而应,故曰月里捉金乌。
著絪蕴候,留心顺逆途。

易曰;“天地絪蕴,万物化醇”。盖絪蕴者,天气下交于地,地气上交于天,温扣酝酿,欲雨未雨,将雷未雷,所谓万里阴沉春气合者是也。若雷雨既施,则非絪蕴矣。人身絪蕴之候,亦同此理。但究竟如何现象,则固有难言之隐,不便写在纸上。聪明女子,若得真传,则可及时下功,否则恐当面蜡过。虽说有自造机会之可能,总不若天然机会之巧妙。此时如颐其机而行人道,则可受胎生予,逆其机而行仙道,则可采药还丹。然顺逆之意,尚不止此,生机外发为顷,生机内敛为逆。生气下行变为月经为顺,生气上行不使化经为逆。故道书云.男子修成不漏精,女子修成不漏经。

《入药镜》云“上鹊桥,下鹊桥,天应星;地应潮’。后世丹经言鹊桥者,皆本于此。凡炼丹之运用,必先由下鹊桥转上背脊,撞通玉枕,直达丸,再由上鹊桥转下胸前十呼吸也,如丹经云,后天呼吸起微风,又云二重楼,还归元海。上鹊桥在印堂山根之里,下鹊桥在尾间会阴之间。丹气转到上鹊桥时,自觉两眉之间有圆光闪灼,故曰天应星。丹气由下鹊桥上升时,自觉血诲之中有热气蒸腾,故曰地应潮。此言鹊桥重过者,兼上下言之也.归炉者,归到黄庭而止。黄庭,一名坤炉(上下鹊桥另有别解,此处不具论)。

第五,养丹(首两句女子拽用)
缚虎归真穴,牵龙渐益丹。性须澄似水,心欲静如山。
调息收金鼎,安神守玉关,日能增黍米,鹤发复朱颜。

虎即气,龙即神,真穴大约在两乳之间。缚虎归真穴者,即上阳子陈致虚所云,女子修仙必先积气于乳房也。气,有先天后天之分。炼后天气,即用调息凝神之法。采先天气.则俟身中有气发动时下手。牵龙者,不过凝神合气而已。神气合一,魂魄相拘,则结丹矣。张虚靖天师云,“元神一出便收来,神返身中气自回,如此朝朝并暮暮,自然赤子结灵胎”。此即牵龙渐益丹之意。此处所谓龙,与斩龙之龙字不同。

张三丰真人云,凝神调息,调息凝神,八个字须一片做去,分层次而不断乃可。凝神者,收已清之心而入其内也。心未清时,眼勿乱闭,先要自劝自勉,勤得回来,清凉恬淡,始行收入气穴,乃曰凝神。然后如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,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,所谓凝神于虚者此也。调息不难,心神一静,随息自然,我只守其自然而已.

张三丰真人云,大凡打坐,须要将神抱住气,竟系住息,在丹田中宛转悠扬气交结于丹田,日充月盛,达乎四肢,流平百脉.撞开夹脊双关,而上游于泥丸,旋复降下绛宫.而下入于丹田,神气相守,息息相依,泅·车之路通矣。功夫至此,筑基之效已得一半。又云,调息须以后天呼吸寻真人呼吸处,然调后天呼吸须任他自调,方能调得起先天呼吸。我惟致虚守静而已,真息一动,玄关即不远矣。照此进功,筑基可翘足而至。广成子云,抱神以静,形将白正,无劳汝形,无摇汝精,乃可以长生,目无所见,耳无所闻,心无所知,汝神将守形,形乃长生。慎汝内,闭汝外.多知为败。我守其一,此处其和,故我修身千二百岁而形未尝衰。按调息之法,三丰最详.安神之论,广成最精,故引以为注。本诗上句言武火,故曰金鼎。下句言文火,故曰玉关。

金丹四百字云,混沌包虚空,虚空括三界,及寻其根源,一粒如黍大。又云,一粒复一粒,从微而至著。此即日能增黍米之意,质而言之,不过渐采渐炼,渐凝渐结而已,非有黍米之象可寻也。《参同契》云:金砂入五内。雾散若风雨,薰蒸达四肢,颜色悦泽好,发白皆变黑,齿落生旧所,老翁复丁壮,耆妪成姹女,改形免世危,号之曰真人,即此诗末句之意。或谓头有白发,面似婴儿,是为鹤发复朱颜,此言误矣。修炼家若行先天工夫。虽白发亦必变成黑发,苟发白不变,仅面容红润,此乃后天之功,或行采补之术耳,神仙不如是也。世俗所谓仙人鹤发童颜,乃门外语。

第六,胎患(男女同)
要得丹成速,先将幻境除,心心守灵药,息息返乾初。
气复通三岛,神忘合太虚,若来与若去,无处不真如.

幻境,即世间一切困人之环境,窘迫万状,牵缠不休,至死未由自拔,待到来生,仍复如此,或尚不及今生。故脩道者,必须设法断绝尘缘,然后方收速效。世有学道数十年,毫无进步者,皆未脱俗累之故。
今按:前解虽是,然非幻境本义,因对初学说法,故浅言之耳。其实所谓幻境者,乃身中阴魔乘机窃发之种种景象:或动人爱恋,或使人恐怖,或起瞋恨,或感悲伤,或令人误认为神通,或引人错走入邪路。甚至神识昏迷,自残肢体,偶有见闻,妄称遇圣。凡此等类,皆是幻境,必宜扫除。不经法眼,终难辨别,所以学者要从师也。世有学道数十年,毫无魔障者,皆未曾实行之故。

灵药即是妙有,妙有即是眞息,心心守灵药者,心依於息也。乾初即是眞空,眞空即是道心,息息返乾初者,息依於心也。
初学修鍊,虽能心息相依,然为时不久,又复分离,至於胎息时,则心心息息长相依也。乾初者,指乾卦未画之初,非谓乾之初爻。《明道篇》云:“观乾未画是何形,一画纔成万象生。”然则乾初者,岂非太极阴阳未判之象乎?

三岛者,比喻人身上中下三丹田。老子曰:“归根曰静,静曰复命。”即炁复之义。人身本自太虚中来,一落色相,则有障碍,而不能与太虚相合,惟有道者,能忘一切色相,色相既除,则与太虚相合矣。
天隐子者,道家之流也,其言曰:“人之脩眞,不能顿悟,必须渐而行之。一曰斋戒,澡身虚心。二曰安处,深居静室。三曰存想,收心复性。四曰坐忘,遗形忘我。五曰神解,万法通神。”全篇约千余言,未能毕錄,此其纲领也。又司马子微《坐忘论》亦可读,此等工夫甚难,非朝夕可至,然有志者事竟成,惟视人之毅力如何耳。

眞如者,佛家之名词。佛典云:“如来藏含有二义:一为生灭门,一为眞如门。心无生灭,即眞如矣。若背眞如,即生灭矣。”又云:“眞谓眞实非虚妄,如谓如常无变易。”

第七、符火(五六两句女子独用)
胎息绵绵处,须分动静机,阳光当益进.阴魂要防飞。
潭里珠含景,山头月吐辉。六时休少纵,灌溉药苗肥。

阴符阳火,气机动静,前数段工夫已有之,不必定在胎息后也。但未到结丹地步,其气之动,常有上冲乳头之时(男子则下冲于生殖器)。既结丹,则两乳已紧缩如童女,身内虽有动机,不能再向外发,祗内动而已。动也有时,或数日一动,或一日数动,视其用功之勤惰以为衡。凡未动之先,及既动之后,皆静也。

动者属阳,静者屑阴。阳气发动时,则元神也随之而动。气到人身某处,神也同到某处。阳气发动曰进,而暗中以神助之,愈进愈旺,故曰益进。阳极则阴生,动极必归静。人之魂属阳,主上升,魄属阴,主下降。当升之时不可降,当降之时不可升。阴魄要防飞者,意谓气若有静定之态,则神必助之静定,以防其飞躁不宁。

潭在下,喻血海子宫之部位。山在上,喻膻中两乳之部位。珠之光隐而敛,月之光耀而明。日潭里,曰含景,言其静而深藏之象。曰山头玄奥之义。真空炼形法云,夫人未生之先,一呼一吸,气通于母,既生之后,一呼一吸,气通于天,天人一气,联属流通,相吞相吐,如扯锯焉。天与之,我能取之,得其气,气盛面生也。天与之,天复取之,失其气,气绝而死也。故圣人观天之道。执天之行,每于羲驭未升阳谷之时,·凝神静坐.虚以待之,内舍意念,外舍万缘,顿忘天地,粉碎形骸(道家常有粉碎虚空,粉碎形骸等语,不过忘物忘形之意耳,不可拘泥粉碎二字)。自然太虚中有一点如露如电之阳,勃勃然入于玄门,透长谷而上泥丸,化为甘露而降于五内,我即鼓动巽风以应之,使其驱逐三关九窍之邪,扫荡五脏六腑之垢,焚身炼质,煅滓销霾,抽尽秽浊之躯,变换纯阳之体,累积长久,化形而仙。《破迷正道歌》曰:“果然百日防危险,血化为膏体似银,果然百日无亏失,玉膏流润生光明”。《翠虚篇》曰,“透体金光骨髓否,金筋玉骨尽纯阳,炼教赤血流为白,阴气消磨身自康”。邱长春曰:“但能息息长相顾,换尽形骸玉液流”。张紫阳曰,“天人一气本来同,为有形骸碍不通,炼到形神冥合处,方知色相是真空’。炼形之法,总有六门:其一曰玉液炼形,其二日金液炼形,其三日太阴炼形,其四曰太阳炼形,其五曰内观炼形。若此者总非虚无大道,终不能与太虚同体,惟此一诀,乃曰真空炼形,虽曰有作,其实无为,虽曰炼形,其实炼神.是修外而兼修内咀。依法炼之百日,则七魄亡形,三尸绝迹,六贼潜藏,十魔远遁。炼之千日,则四大一身,俨如水晶塔子,表里玲珑,内外洞澈,心华灿然,灵光显现。故生神经曰,身神并一,则为真身,身与神合,形随道通,隐则形固于神,显则神合于气,所以蹈水火而无害,对日月可无影,存亡在己,出入无间,曰吐辉,言其动而显出之机。

六时者,非谓昼之六时,亦非夜之六时,乃人身虚拟默运之六时。古人又有名为六候者,切不可拘泥天时,免致活法变成死法。若问人身六时何似,仍不外乎神气动静阴阳升降之消息而已。休少纵者,即谓念不可起,意不可散,一线到底,勿使中间断续不贯。俟此一段功夫行毕,方可自由动作.
人心不死,道心不生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申请入住

联系我们|手机版|Archiver|修真论坛  |繁體|

GMT+8, 2017-12-13 11:27 , Processed in 0.537101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